道脈承傳


《七真因果傳》第三回節錄: 王重陽見無可度之人,仍回陝西。行到終南之下,見一土山綿亙(音耿)百里,清幽可愛,不如用個剋土之法,遁入土之深處,潛伏埋藏,再待世上有了修行人,那時出來度他,也不為遲,於是捻訣念咒,遁入土內……似乎將近半年,猛聽得嘩喇喇一聲如天崩地裂之勢,將土穴震開一條縫透進亮來,上面金光閃爍,如是師尊駕到,王重陽大吃一驚,慌忙縱上地裂,果見鍾呂二仙,共生土台,王重陽俯伏在地,不敢仰視,呂祖笑口:「別人修道上天堂,你今修道入地府,看來你的功程與別人迥異,上違天心,下悖意,有如是之仙乎?」重陽稽首謝罪曰:「非弟子敢違天意而悖師訓,實今山東原無可度之人,故暫為潛藏,以待世上出了修行之人,再去度他不遲。」呂祖曰:「修行之人何處無之? 只是你不肯用心訪察,故不可得也。譬如你當初何曾有心學道,非同祖師屢次前來點化,你終身不過一孝廉而已,安得成此大羅金仙? 汝今苟圖安然,不肯精進,遂謂天下無人,豈不謬哉!汝能以度汝之法,轉度於人,則天下無不可度之人。昔吾三醉岳陽人不識,輕身飛過洞庭湖,以為世無可度者,及北返遼陽,見金國丞相有可度之風,於是親自指點,丞相即解印歸山,修成大道,自號海蟾劉海蟾南遊,他又度張紫陽張紫陽又度石杏林石杏林又度薛道光薛道光又度陳致虛陳致虛又度白紫清白紫清又度劉永年彭鶴林,此七人俱皆證果,是為南七真也。當時吾以為無人可度,誰知他又度了許多人。天下之大,四海之闊,妙理無窮,至人不少,豈有無人可度之理!今有北七真(hǎo,粵音涸)、,屢次叮嚀,汝不去度,豈汝之力不及海蟾,非不及也,緣汝畏難之心故不及矣。」

  南七真由呂師尊親自度劉海蟾祖師,再由劉海蟾祖師輾轉度其餘七位師尊。

  北七真由呂師尊親自度王重陽祖師,再由王重陽祖師親度其餘七位師尊。

  金蘭觀龔中成壇主呂師尊度,壇主又再度金蘭觀壇生。

金蘭觀龔中成壇主2015年9月13日乩文:
  生從何處來? 死往何處去? 生命意義,日常生活,起居飲食,生老病死。
         一日
無常到  方知夢堣H
         萬般帶不走  唯有
隨身
光脫脫來、光脫脫去,試觀落地而生,一無所有,有形有質終須壞,無影無形方見佳。
心靈依舊,靈性永在,靈魂種子,善根深厚。善根成熟,八識田中,阿賴耶識
人生總有逆境,面對逆境,心平氣和,以沉默折服惡口,以智慧解決煩惱,以慈悲消除怨恨,以無我化解禍害……

  「阿賴耶識」是印度語,中文是「我」的意思。人有八識: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末那識(我執)、阿賴耶識。前七識都有死亡、毀壞的時候,只有第八阿賴耶識的「我」,是我們的真正本性,它可以隨著我們流轉六道、輪回天上人間,是永恆不滅的,亦即是《內經圖》中的「白頭老子」。道家修真,修的就是第八識,目的是回復其沒有我執的「純真」狀態。

  修道,必須經過考驗,王重陽祖師、七真如是。金蘭觀由建廟至今考驗重重。壇主經常說:「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 ?」金蘭觀壇生要精進, 金蘭觀也要精進,如孟子所言:「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註: 劉海蟾,名操,字宗成,號海蟾子,又字昭遠,五代燕山 (今北京西南宛平)人。在遼應舉,官至丞相,好丹道。元世祖封其為“海蟾明悟弘道真君”,元武宗加封為“海蟾明悟弘道純佑帝君”。

 

 

【修真目錄】   【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