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保健講義 —— 聆音察理知健康(一)

 

  聲音來源於氣的鼓動。氣有盛衰,所以聲音就有強弱,聲音的改變往往是內臟功能強弱的體現。外邪的刺激或內臟功能的病變,時時可以導致聲音的異常。

  聲音高亢宏亮,多言而躁動者,為實證,熱證;聲音低微無力,少言而沉靜者,為虛證、寒證;聲音重濁、鼻塞聲沙、常見於外感,或濕濁阻滯。發不出音,謂之「失音」,新病突然失音,常見於外感風寒或風熱表證,屬實;慢性失音,或反覆發作者,常見於肺腎陰虛。笑罵狂言,語無倫次,登高而歌,棄衣而走者,多見於陽證狂病,或傷寒蓄血證;語言錯亂,精神恍惚,或閉門獨居,不欲見人者,多見於陰證癲病;神識不清,胡言亂語,聲高而有力者,常稱「譫語」,多見於溫病熱入營血,或邪犯心包,熱擾心神等實證;精神衰頹,語言重複,聲音低弱,或不相接續者,謂之「鄭聲」,多見於病久心氣大傷,精神散亂的虛證、重證;喃喃自語,見人即止者,謂之「獨語」,多是心氣不足的虛證;病人呻吟不已,則呼叫者,都是身有楚痛;熟睡後呻吟,則多為正氣虧虛。新病聲嘶,多為風寒閉肺;久病聲嘶,多為肺臟虛損;鼾聲不醒,手撒遺尿,都是中風入臟證。

  聽聲音在外科的特殊意義:譫語、狂言,是熱毒內攻,常見於疔瘡走黃,疽證內陷等;呻吟呼號,常見於腦疽、指疔、岩(癌)證的釀膿或潰爛劇痛之時,亦見於膽石病、膽道蛔蟲病的發作期等。氣粗喘急,是疽毒內陷,或疔瘡走黃;氣息低促,是正氣不足的虛脫徵象。嘔吐、呃逆,腫瘍初起見之,多為熱毒熾盛;潰瘍後期見之,多為陰傷胃虛。

  聽聲音在傷科的特殊意義;傷骨折斷,當擺動或觸摸骨折肢體時,兩斷端亙相摩擦發出的聲音,謂之「骨擦音」。聲音清脆而短,多為橫形骨折;聲音低而長,多為斜形骨折;聲音多而散亂,如「淅淅」之聲,多為粉碎骨折。脫臼復位時,聽得的「格得」聲,謂之「入臼聲」,即是上骱成功的信號。

 

 

【下一頁】   【保健目錄】   【主網頁】

 

| 更多
19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