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蘭觀修身講義 —— 『說好話』與改造命運


  我們說改變命運,就要改造自己的性格這也是「性命雙修」,我們不必把「性命雙修」看得很玄奧。人在後天的性格行為不能實行「仁義禮智信」,就不能達到淨化靈性,返回先天一膉]就是一句空話。

  「仁義禮智信」五常之第一即「仁」,「仁」即「善」,這是一切的根本,所以金蘭壇旨有「主善為師」。行善即能改變自己的性格,並且能改造命運,這是重要的秘訣。 太上道祖在《太上感應篇》的『力行章第十』告訴人們:「吉人(向善的人)語善、視善、行善,一日有三善,三年天必降之福」,相反「凶人語惡、視惡、行惡,一日有三惡,三年天必降之禍」。用現代的話說,就是『講好說話』、『看好事物』、『做好善事』,人如果真心誠意地去實踐這『三好三善』,他的內心就能純潔,必能獲福。

故事「善言格天」

善言格天

史記中宋景公事件的記載

  宋景公時,天上代表懲罰的熒惑星火星,寓意不祥。星占學視為執法之星,當人間出現背棄道德的事,此星出而主災禍侵入心宿廿八宿中東方七宿之一,即宋國的分野。景公很擔心,詢問負責星占的太史子韋,子韋說這種星象預示君王會有殺身之禍,不過這種災禍可以通過一些方法,轉移給自己身邊某些特定的人,首先最能承受的人便是宰相。

  宋景公說,宰相是輔助自己的股肱(肱音轟。股是大腿,肱是手臂從肘到腕的部分,比喻帝王左右輔助得力的臣子,也作輔助解釋),與自己一起治國的,他死對國家不利,不能這樣做。子韋說那可以轉移給民眾。宋景公說,作為國君,就是為民眾做事的,而如果民眾死了,自己還做什麼國君呢?子韋說那麼還可以轉移到谷物的收成上。宋景公說,收成壞了,便有饑荒,民眾會遭遇不幸甚至死亡,作為國君,讓臣民死來求自己活命,那還有誰人會擁戴呢?今既如此,是壽命已盡,就由它吧。

  子韋聽完景公的話,很感動的說:上天在人們頭上,高高的監察著人們的善惡,即使是一句話,也足以令上天獎賞或者懲罰。君王的內心仁善,剛才講了三次善言,每句都足令聽到的人感動,上天又豈會不感動呢?按這樣的推算,上天一定會移動熒惑星,並且獎賞他三次。這一晚,熒惑星果然移動了三次,每次經過七星,因每星相當一年,即合共二十一年,宋景公因而延壽二十一年。(此故事記載於《史記》,是一真實事件。)

提倡「說好話」

  《易經•繫辭傳》說:「言行,君子之樞機也。樞機之發,榮辱之主也。言行,君子之所以動天地也。可不慎乎!」人的一舉一動,關乎他的內心,而表現則在他的言行,看他發自內心的言行表現,他日後得到吉凶榮辱的結果,就清清楚楚了。所以《易經》認為,人的言語行為是會「動」天地的,故此必須謹慎,這就是「謹言慎行」的意思。

  「天網恢恢」,人的言行舉止在上天的監察下,是無所遁形的,說話可以影響命運,宋景公三句善言,使他避去了禍害,並且延壽廿一年,這非常值得我們注意。相反,如果亂說話,說惡語,亦可以為人們招來災禍,這是可以推想得到的。宋朝有一位孝安禪師,在禪定(靜坐而進入定境)的時候,看到寺中兩個僧人在談話,起初有天神在旁邊護持,後來聽著聽著就散去了;不久,竟然有惡鬼出現在他們旁邊,並且唾罵他們,甚至還掃除他們的足跡。原來開始的時候兩位僧人是在談論佛法,所以天神在旁邊護持,後來兩人接著談論俗事,而最後竟談論財利供養,所得多寡等等的事,這時候所以被鬼神討厭,甚至責怪。我們看,談論世間俗事和財利,尚且被鬼神責怪,更何況平日胡言亂語,種下身口意的惡業,又會如何?想起來更足以畏懼了。

《關帝明聖經》:
  勿謂善小而不做,勿謂惡小而可行。天網恢恢分曲直,神靈赫赫定盈虧。孝悌忠信人之本,禮義廉恥人之根。爾能聽吾(帝)行善事,定有祥雲足下騰。

  龔中成壇主三月初二日的乩文,有這樣的一段話:「天網恢恢分曲直,神靈赫赫定盈虧。孝悌忠信人之本,禮義廉恥人之根。」這段文字原來的出處,是《關聖帝君桃園明聖經》,簡稱《關帝明聖經》。這段話的意思:「人間誰善誰惡,當中的對錯曲直,只有恢恢之天網,才能分之。由行善行惡而獲得的禍福盈虧得失,只有赫赫之神靈,才能定奪。而為善無他,乃在於孝悌忠信禮義廉恥八個字上,這是做人的根本」。此真足令我們警惕啊!

故事「真善由懺悔來」

  宋代有叫許大年的人,做生意善於謀劃,賺得不少利潤,良田豪宅無不具備,家中資產將近十萬。只是中年已過,尚無子嗣,因而時時憂愁。到了四十三歲那年,夫人生了兒子。許感到萬事都滿足了,開始回想生平所做的事,有很多是不合理的,於是回過頭來行善。他把家產中凡是由損人而得來的,加倍償還原主;通過買賣得來的,准許原主贖取,凡是救濟人物的事,無不踴躍地樂于施行。可是到他五十歲,兒子卻夭折了,運氣不好,家道也中落。許感到天道無知,成天仰天呼號。忽又轉念一想:「天心仁愛,哪有錯誤懲罰之理,一定是我所存的善心虛而不實,所施行的善事假而不真的緣故。」於是沉痛地自我反省,遇有善事,力戒虛假,務求真實地去做。幾年後已是五十四歲了,挫折如故,家業更加貧薄。

  時值天寒下大雪,許與妻子吃小菜豆粥,回憶起當年披狐裘、吃美味佳餚、喝美酒、招集賓客開懷暢飲以及掃雪烹茶等等,何等繁華,而如今改悔行善,反遭上天懲罰,真是枉然一場。忽又轉念說:『佛祖釋迦牟尼在雪山修行,受盡苦楚,方才成佛。我雖然遭受磨難,但布衣薄粥尚未缺少,不感念上天之恩,反而存有怨心,更要墮落了。』於是焚香禮拜仙佛,痛哭流涕,誠心懺悔,再也不敢萌生退轉之心。

  這天晚上,許與妻子一同夢見一個穿紅衣戴N頭的仙官來到中堂,叫出許多奇形異狀的鬼,指著對許說:『這是喪門、吊客、冰消、瓦解等各個惡神。 上帝因為你年輕時種種作惡,讓破星做你的兒子來破落你的產業,又派遣這些惡神前來作怪。可喜你得兒子後回心向道,盡力施行各種善事,足以抵償前罪,所以把破星先收回來,而這些惡神仍留下來與你相隨,以試驗你的心是否真誠。歷次試驗許久,你並無退轉之心。 上帝嘉令,特命令我送來福祿二位星官為你的子嗣,你失去一個得到兩個,失去壞的得到好的,真可謂獲大利了。』然後向許拱手作賀,率領各神出門而去。這一年妻子已五十歲,忽然懷孕生下孿生二子,取名增福、增祿,都身登大位,家業再次興隆,許大年夫婦二人受到特殊的封賞。

 

【修身課程目錄】   【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