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蘭觀修身講義 —— 改造性格、改造命運


陰陽五行影響性格

  人落入後天,命運便受陰陽五行所制約,而分別有太過不足等不同的偏枯,化於五常,例如火土不足,便可能有對人傲慢(禮之不足)的態度,或者輕諾(土之不足)的言行表現,等等的情況(詳見上期講義)。 這時候,他的傲慢、輕諾,或者令人討厭,

  或者令人敬而遠之,於是在人際之間的相處上,便難以與人合作,或者很難得別人信任。一般傲慢者,往往會因為自以為是而粗心大意,做出錯誤的決定和行動;輕諾者則因為說話不算數,而常延誤了時間,失去很多機會,亦招致別人的不信任。

性格影響命運

  於是,他可能不時抱怨,覺得別人不信任他。他提出一個意見,認定人家一定要跟他的想法去做,當人家有所修改或者看法不同,就與別人鬧意見,有時甚至爭執爭吵,結果這樣他的人生,便常常自覺命運多磨,遇上困擾厄逆。而且又沒有正面的知心朋友,容易和他親近,有時連帶他的家人,也會對他不滿,弄得家庭難以和諧。他反而常與一些有很多不滿和牢騷的人,說話投機,走在一起,或者發洩怨憤,或者批評埋怨,互相增加各自的負面因素。就這樣,他的性格不斷影響他的命運,不斷制造更負面的未來,如果沒有其他正面的因素,他就要向壞運的路上滾出越來越大的雪球。

修改性格,修改命運

  上面的舉例,如果加上運程的變化現象,他遇上火、土的大運時段(每十年一個轉變),五行相對平衡,他就會進入生命中較好的時段,但如果他進入壓抑火、土的大運時段,那便是他生命中最困難的時段了。當然如果他能夠轉變成謙虛有禮,又能夠改變輕諾而重視信用,便能彌補本身的不足,通過改變性格而改變命運。但是由於大多數人不容易正視自己的缺點,性格更不輕易改變,於是人的命運便大多難言改變了。大運的排列法如下:

  龔中成壇主在去年道教文化展覽開幕時,談到:「身軀受時空形數所拘,有時有力不從心,能力有限,限制約束,時不與我,地不與我,人在紅塵,身不由己」的痛苦,這時候,最重要是「人貴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優點缺點」,從而改變自己,「改造人心,修改性格」。由於人皆落入後天,所以人人都有「修」的必要,而分別只在自己「修」的決心,及是否知道「修」的方向。

  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論語•學而篇第一》)

  曾子說:我每天多次自我反問,替別人辦事,是不是盡心盡力呢?和朋友交往,是不是充滿誠信呢?老師傳授的學問,是不是復習了呢?

每日三省,認識自己的問題

  入道之士,理當「勤而行之」,而不要怠惰,如何可以知道自己的問題所在,那就是多聽意見,並常常自我檢查反省。 太上道祖曰:「人貴勤修,內修性命,外積功德,道德歸遠近,陰功累積修。修心養性,養性葆命,修橋補路,修正口德,三清四正,猶貴自省,日有三省,省悟改過,功過相抵,功大於過,廣積善德,善德親天,得天之助,道可成矣。三省的精神,即在於時刻對自己檢查反省,尋找自己的不足。

也談《大長今》

  近期電視劇《大長今》甚受歡迎,劇中有一定的健康意識,女主角長今成為了很多人的偶象,據說韓國歷史上曾經有其人,雖然電視劇會有相當的藝術加工,但長今這個角色有幾點精神是值得拿來討論的。

  首先是她的自我反省精神,是令她進步的力量。長今因為聰明、刻苦、勤奮,於是無論在學習烹調,或者是學習醫術的過程中,掌握的本事不少,故而亦曾經流露過自滿,自以為是的態度,當她在得到幾個「不通」時,心中很不服氣,而觀眾大概也大多為她感到不值。但當她看到信非這樣一個各種條件比她差的同伴,能夠謹慎細心,不以某些成績而自恃時,立即發覺自己的不足,及時承認並加以改正。正是在每位老師的幫助下,她克服缺點,查找不足,改正錯誤,從而使她日後登上最高巔峰。

  另外她的堅毅不屈,屢遇挫折而克服成材。她的善良,不與人爭,並為人設想,無論是被人誤會,或者是被人誣陷、冤枉,往往是不作辯解,不與人爭吵爭執,甚至對陷害她的人報怨以德,她堅持用正當的方法來報仇,而不作落井下石的行為。她與人為善,使相處一起的人變得和諧。在一個爭權奪利的環境,這些精神更是難得。

其亡其亡,繫於苞桑:今年 壇主乩文,已兩次講到此句,這是「否卦や」中九五爻的爻辭。全句是:「休否,大人吉,其亡其亡,繫於苞桑」。否卦九五,描述否的發展第五爻的狀態,原來的閉塞不通,到了要休止、要轉化的時候,故稱為「休否」。這種局面,對於守命待時的大人(君子),是吉慶的。然而要注意,否雖然到休的時候,但尚未到「傾」(最上一爻)即否極泰來,禍根仍然存在,這時如果以為可以停下來休息,放鬆警惕,那就可能功敗垂成,前功盡廢。故爻辭於此誡之,要念念不忘地記住,隨時仍會滅亡,現在的根基不過維繫於柔弱的苞桑(即不繫於磐石),不可鬆懈下來。「其亡其亡,繫於苞桑」句原出《詩經》,警醒人們「快要滅亡了,快要滅亡了」的意思,「繫於苞桑」亦有人解作須將根基依靠在盤根錯節的桑樹的根基上,這雖是從鞏固好根基來解,但意思反沒有前者警惕性強。

在《易•繫辭》中,對休否有進一步的解說曰:「子曰:『危者,安其位者也;亡者,保其存者也;亂者,有其治者也。是故君子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以身安而國家可保也。《易》曰:其亡其亡,繫於苞桑』。」(居安思危,才能穩住自己的地位;存而思亡,才能保住自己的生存;治而思亂,才能保住現在的太平。因此君子要安不忘危,存不忘亡,治不忘亂,然後才能身安而保住國家。易經說,小心將要滅亡!小心將要滅亡!根基不過繫在苞桑,而不是繫於磐石啊。)

 

【修身課程目錄】   【主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