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蘭觀修身講義 —— 勸君快上救生船 之廣積善德邀天眷

  修真法程需要 師尊祖師的指點,但我們憑些什麼,讓神仙眷顧呢?

  今年癸未年七月廿日,金蘭觀榮幸得到 上清道尊臨壇,加以勉勵,並談到「上清道法,因為現今時移勢易,人心不古,忘修道德,小術惑人,名利枷鎖,騙財詐色,敗壞正道,故而被收回上天,」指出「仙家妙訣,道不輕傳。只有勤篤正直,不畏艱辛勞苦,堅毅不屈,百折不撓,處之泰然,處變不驚(的)滿堂秀士,英雄豪傑(筆者註:實在慚愧而不敢當)因為人和自得天助。」故此「上清道法,再傳於世。諸長帶領,蘭庭靜立……」宣佈全體值事照序肅立,道法密傳。

  相同的情況,在我們金蘭觀經常出現, 仙真佛聖降乩,不時會與我們一起修真,傳予道法。  壇主更常為一些勤奮為壇的值事部門加持護祐,甚至「金丹鎮守」,或者指出「名登天榜,夫復何求?」這些都使我們這些凡夫俗子受寵若驚,要決心更加努力,不負仙佛的期望。

  仙佛眷顧金蘭,是我們的榮幸。然而深入研究其原因,亦是需要的,因為這樣可以鼓勵更多來者,亦令自己時時反省,檢查自己,督促自己,避免自滿,甚至退步退志。

《七真傳》的故事

  我們讀《七真傳》,開頭提到有一位孀婦王媽媽,家業頗為豐厚,喜做善事,但凡僧道登門化緣,或是貧窮來乞討,或多或少,也有時周濟。有一次,殘冬時節,天降大雪,來了兩個衣衫襤褸的乞丐,在寒冬中顫抖,向這位王媽媽求乞,說道:「我們二人已三數日未有一口飯討到,飢餓難受,身上無衣,又遇寒天狂風大雪,聽聞王媽媽好善,懇求周濟周濟。」誰知王媽媽說:「我雖好善,實在敬的是僧道,向他學些道理。而且僧能念經,道能修行,佈施之後,僧能為我消災,道可為我延壽。你們求乞的人,都是好吃懶做,游手好閒的,所以凍死餓死,不過是自作孽,我哪有閒飯與你?」遂叫人趕將出門。

  二丐見她不肯周濟,只得前行,乃因求乞聲引動一人,名喚王^ ë,這就是後來的  重陽帝君王重陽祖師。當時他見二人凍餓,即起惻隱之心,安排酒飯,又見他們衣服單薄,難以禦寒,且恐路上大風大雪危險,所以留他們住宿,直至多天後天氣轉暖方送二人上路。期間又常陪二人吃酒,打算給些金錢他們做資本,希望讓二人做點小生意,後因其婉拒而作罷……。這一切,全是他發自內心的行為。

  大家當然知道,這二丐非是別人,乃是  鍾離師祖呂純陽師尊,化名為金重、無心昌,渡化這位後來的  重陽祖師。為什麼當時的王^能得到渡化,這實乃緣於他的善心和他的善行。「心者德也,道與德為體為用(龔壇主八月初四日乩文),善心即是善德,是向道心的表現。  鍾離師祖呂純陽師尊之所以眷顧王^,乃因為他有善德。事實上,據記載有一年周圍鬧飢荒,因他家業富有,故被附近飢餓的百姓搶劫一空,後來當局抓住了有關人等,但王^不忍將他們治罪,還主動要求赦免眾人,老百姓稱讚不已,由此可見他的善德。相反那位王媽媽,雖然平素也做一些善事(算是一點功),可惜她不是發自內心的真善(沒有德),是有目的的,不是真功德,故而錯過大好機會。(註:^字為哲之古字。)

「功、德」的認識:

  龔中成壇主曰:「修真之士,看破凡塵,慈悲喜捨。」「內修性命,外積功德,把握時機,與時並進」。關於功與德,  壇主這樣說道:「功者工力,立功立德,身心力行,量力而為,發自內心。」「德者心也,人心歸向。」「道在己心,發自內心,心者德也,道與德為體為用。」「積功立德,德行修逾八百,陰功積滿三千,造功行德。善德親天,得天之助,道可成矣。


是出做了一些,完成一些事情,在這裡指的是好事,所謂善功。「工力所至,身心力行,出錢出力,勞心勞力,力所能及」,「見善必為」。

陰功是暗地裡所做的善功,「發自內心」,「勤勤懇懇,不貪利,不爭名,不求報,不誇功」,「不問因緣果報,看破名利枷鎖,拿得起,放得低」。

三千陰功,乃靠努力勤行善功,「日積月累,積少成多,聚沙成塔」而致。


古人云:「,得也。」又說:「得其天性謂之。」「者,得其性者也。」人的生命及物欲,實際皆無所得(生命:生老病死,有形有質終須壞;物欲:來也空空,去亦空空),只有天賦予人之性(天性),可使我成人,真正為我所得(如人有善性,便謂善德;有孝性,是為孝德;有公心,是為公德。性即是道,故德不在外求),是以謂為德性。故此德是戰勝自己,完美自己的。

《道德經》曰:「含德之厚,比於赤子。」是說德最厚者,乃天性純良之嬰孩(赤子),因未受後天污染蒙蔽,無虛偽,無造作。

龔壇主曰:「蓋德有萬端,惟以濟人利物為先」。故「助人為快樂之本,救人為善德之功」。「善為人人所應有……,德乃入道之門,善是修真之路。壇主曰:「余不聞未修德不修善而能凝道成真者也。生等苟能善德並行,則庶聖可希,佛可學,仙可幾者矣。(九三年三月乩文)

美好的德性,使「人心歸向」,可以發揚,並影響周圍的人,感化別人(如孝子感化不孝子),發出光輝,影響後世之人,供別人作榜樣,而為萬世師表。這樣在黑暗濁世,影響一個人便救一個人,人人如此,便能救世界。是以「道門教人向善,行善積德,補王章,維聖治維護聖人之德,輔助王道仁政

八百德行,是修自己之性,見之於行動,「由淺入深,從內到外,己立化人」。

靜坐如忽略修身,不是真修

遊廬山寺 (呂純陽師尊渡人的故事《呂祖全書》)

  廬山開元寺僧法珍,坐禪二十年,頗有戒行。一日定坐,有一道人往謁,問曰:「師謂坐禪可了道乎?」珍曰:「然。」道人曰:「佛戒貪瞋淫殺為甚,方其坐時,自謂無此心矣。及其遇景遇物,不能自克,則此種心,紛飛莫禦,道豈專在坐乎?」因與珍歷雲堂,見一僧方酣睡,謂珍曰:「吾偕子少坐於此,試觀此生。」(《悟真篇》末,載此事曰,見一僧方入定坐,珍曰此僧平素善入定,呂曰我等且坐此試看。)

  坐未幾,見僧頂門出一小蛇,長三寸餘,緣(沿)床左足至地,遇涕唾食之,復循溺器飲,出軒外,度小溝,繞花臺,若駐翫(玩)狀,復欲度一小溝,以水溢而返。道人當其來徑,以小刀插地,蛇見之畏縮,尋別徑,至床右足,循僧頂而入。

  睡僧遽驚覺,問訊曰:「吾適一夢,與二子言之。初夢從左門出,逢齋供甚精,食之,又逢美酒,飲之,因褰(音牽)裳渡門外小江,逢美女數十,恣觀之,復欲渡一小江,水驟漲不能往,逢一賊欲見殺,走從捷徑,至右門而入,遂覺。」

  道人與珍大笑,出謂珍曰:「以床足為門,以涕唾為供,以溺為醞,以溝為江,以花木為美女,以刀為賊。人之夢寐幻妄如此。」(明人於此正須看破)

  珍曰:「為蛇者何?」道人曰:「此僧性毒多瞋,薰染變化,已成蛇相(此意惡也,意惡隱而不現,謂之陰惡,故多變蛇蠍之類;陽惡屬身業易見,多變虎豹之類),他日瞑目,即受生於蛇中矣。(可畏,學佛學仙原要修心,不修心何益。)可不懼哉!吾呂公也,見子精忱,可以學道,故來教子。」珍遂隨之而往,不知所終。(此段事極好,提醒迷人。) 【讀者可有啟發乎?】

 

【修身課程目錄】   【主網頁】